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吉云天的博客

轻轻的风,淡淡的云,最是那不经意的一次次回眸......

 
 
 

日志

 
 

【转载】女人之魅  

2015-04-08 09:16:57|  分类: 人生百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张忆《女人之魅》

我上中学的时候,遇到过一个很好的数学老师,他是老知青,人长得很帅他说话前最喜欢低一下头,用手去把头发梳理朝后。好像这样一来,他的整个脑门就像窗玻璃被擦亮了一样。他头发又黑又亮,还有点卷曲每次他梳理完,我们都觉得他变得更帅了。只是后来,当我们知道,并且还看见他找了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做妻子,我们都很失望。特别是一些女生,更是伤心,把从前写给他的不少小诗,全都拿出来撕个粉碎,然后再扔进垃圾桶,还要啐上几口吐沫。

后来有一次,那应该是春游我们和这个老师坐下来聊天,不知怎么的竟然就聊到了女人。其中一个男同学,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问他,女人的魅力是什么?只见他正襟危坐,双手合掌放在膝盖间挤压着,腿还微微地颤抖着像是在思忖怎么回答我们这个问题。接着他低了下头,这一次他没有去梳理头发,而是又抬起头来,闭上眼又睁开,随后朝上看了很久,不知是看天还是望树,很久才对我们说,女人最大的魅力是在于读书。

我们不解,也不相信地问,读什么书?他笑了一下,像是答案就在我们脸上,他巡视了我们所有人一眼,意味深长地说,比如喜欢读伍尔芙的,一定是深刻的女人喜欢读萧红的,一定是忧郁的喜欢读丁玲的,一定是革命的。那一天,他为我们说了很多有关女人读什么书,属于哪一类女人的话题像是在分析,又像是在告诉我们一个浅显的道理。使我们觉得春风里有了很多别样的味道,一如溪水从山涧飞出,溅湿了我们青涩的心

可有的同学并不卖账,最末时一个女同学大胆地红着脸问他,那你的妻子喜欢读什么书?属于哪一类的?他大概没想到有人会提出这么具体和有针对性的问题,一时愣在了那里,像是铝盆翻过来见了底见状我们都大笑了起来,一如空中突然飞过的鸟群自由自在。他自然明白我们笑什么,但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反而还很坦诚、真实地对我们说,我的妻子喜欢读一些很杂的书。

这时马上就有人接口,比如?他一下变得专注了起来,很认真地说,像陀思妥耶夫斯基,还有尼采和黑格尔等。我们顿时感叹开来,那都是些大部头的书。听我们这么一说,他接着又说,不过她也读一些像沈从文还有尤瑟纳尔的。这是我们第一次听说尤瑟纳尔,有人问,尤瑟纳尔写过什么?

他说,写过很多,不过她有一句话很有名,世界上最肮脏的莫过于自尊心。有同学问,怎么解?他说,就是为了自尊心去伤害别人。那一刻我们尽管对这话不是很理解,可大家还是沉默了,好像响雷滚过天宇,寂静无声。不知为何,我突然想起平时暗地里有同学在嘲笑他的妻子,甚至还学着他妻子走路说话,当然动作口气是极尽夸张。

再后来我们高中毕业,各奔前程,对这老师和他的妻子也就淡忘了。只是这老师有关女人之魅的说法,一直令我们难忘记得曾听同学说,他的妻子最早也是个知青,后来进了一家集体所有制工厂,再后来通过自学考上了研究生,成了一个学者。大概是受妻子的影响,我们这个老师后来也考上了一所知名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后最终和妻子一道去了美国,从此就再无音讯。

我万万没有想到,去年夏初在纽约的街头,我竟然看见了我的这个老师和他的妻子。当时我和两个朋友从一家书店里出来,在门口,这老师竟然认出了我,他大叫一声,张忆,你也出来了?我寻声望去,只见他西装革履,俨然从前一样风度翩翩,只是有了很多的儒雅。而他的妻子一身灰色套裙,头发一边遮耳一边露耳,形成一道很好看的弧线。尽管他们已年过花甲,可风度举止一看就不同一般

我说,没想到您还记得我。他说,你个那么高,怎么记不得?我说,你还是那么的风度。随后我请他们去了一家土耳其餐厅,就在吃着饭的时候,我告诉他妻子,我们从前对老师找她为妻有很多的看法。没想到他的妻子盈盈一笑,像是土布变成丝绸里边飞出了光亮,令人意外。她大度地转过身看着他,一只手挽住他放在餐桌上的手臂像是要把他包裹起来,揽在怀中。她看着他问,你怎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这些?

就在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一个问题我对老师说,我记得您说过,女人最大的魅力是在于读书,那么我现在想问您的是,当年我们还不知道有杜拉斯张爱玲和门罗,你怎么看她们?我很听听这老师很有意思地侧嘴咬了一下牙,对我做了一个鬼脸可一只手却伸过去,抚住他妻子的手说,喜欢读杜拉斯应该是反叛的喜欢读张爱玲,那该是清醒的。这时他的妻子对我点了一下头,笑着把话接了过去说,喜欢读门罗,人是安静的,但心却在远方。

我挽起了衣袖,抱起手来看着老师的妻子说,何解?她说,你没看见八十岁的门罗,还坐在铁轨上留影?我说,逃离?她说,不,是心在远方。我没有说话,而是端起饮料和他们碰了一下。那是茴香酒,一种由蒸馏酒和茴香油配制而成的土耳其饮料,最早产于法国的普罗斯旺。酒中一旦加水即变成乳白色,茴香味馥郁我的老师这时却又低下了头,这一次我看见他用手梳理了一下头发,仿佛发间停留了很多看不见的东西可我却仿佛看见一条河面上漂动着很多好看的落英。我的老师最后说,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都该在远方。

                     2015,1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