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吉云天的博客

轻轻的风,淡淡的云,最是那不经意的一次次回眸......

 
 
 

日志

 
 

[学生习作]唯有时光记得爱  

2010-12-24 10:06:06|  分类: 学生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站在沱江边,清澈的江水载着我所有的希望默默地流向远方。

你的爱像是一场盛开在水中的庞大幻觉,朦朦胧胧。

还未来得及缅怀,你就已如昙花一现消失在我的生命中,唯有剩下自己独自等待,

好像,这段爱情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白塔无言地在江边,静默地张扬一种悲哀。

渡口,船只,黄狗,我

 

等待,日复一日的等待,

依然会有迎婚送亲的喜轿过渡,一伙人满面喜容热热闹闹,

我却不再欣赏花轿上的流苏,所有热闹于我只是一种错觉。

这辈子,我就是个摆渡的,像爷爷一样。

我要在这守着老屋,守着小山咀,还有长眠于地下的爷爷。

会想起爷爷坐在船头吹《娘送女》的曲子,会想起爷爷白发满头却还辛苦摆渡。

会想起,我们相依为命的那些年岁,心里突然泛起一丝晦涩。

 

明明不过是几年的时光,却仿佛几个世纪那样漫长。

认识你之后才发现,原来爱一个人会因为他欢喜因他懊恼因为他胆小得不得了。

二老、傩送、岳云,轻吟着你的名字,我想,我是喜欢你的。

偏僻幽静的边地小城,盛彩斑斓的苗装,英俊爽朗的男子,那样气宇轩昂。

你唱歌,声音清新嘹亮,茶峒的青山碧水都为你伴奏。

你就像云雀,一拍翅膀,想要飞去天涯海角。

你轻轻吟唱,岁月如歌。

 

我躺在门前的大石板上看流云,江水轰轰烈烈地奔涌向前。

黄狗安静地趴在我脚边。

提亲的人还没有走,我听见他们还在讲着祝福的话。

我抱着黄狗:“狗,你说,为什么提亲的会是大老呢?”

黄狗默默地舔着我的手,像是在无声地安慰着我。

清澈的江水映出我的身影,

翠翠不喜欢大老,翠翠喜欢二老傩送,水中的女子说。

 

我想,我大概梦到了他。

因为我总觉得睡梦中有人在唱歌,一首一首,不知疲倦。

岳云还是没有来提亲,蓝天白云仿佛蒙上了一层浅浅的灰色。

我怀着荒凉的心境划动渡船,黄狗悠闲地坐在船口,春夏一季。

过渡的人说,天保死了,傩送出走了。

天保死了,傩送出走了,死了,出走了,死,出走。

佳期如梦,世事如烟。

 

爷爷死了,我在世间唯一的亲人也撒手归去,魂归离恨天。

宿命,无法更改的永恒。

“人大了就应当守船呢。”“人老了才应当守船。”

“人老了应当歇憩。”“你爷爷还可以打虎,人不老。”

我跪在你的新坟前,捧一把新土,再也不会有人那样对我好了,

再也不会有人吹曲子给我听了,再也不会有人陪我看划船了。

爷爷,你说人生为什么要有如此多的孤寂与无奈呢?

 

喑伤连城,好像过了两年,又好像是三年,更像过了很多年。

可是,谁能给我想要的自由与救赎?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我安静地摇着橹。

夕阳残忍地鲜红着,有些年迈的黄狗步伐缓慢。

一场一个人的悲恸的、凄伤的等待,唯有时光,还记得我爱你!  (高150班龙小青   指导老师:吉云天)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